探索抽象水墨之张朝晖:水墨依自于我们内心

2014年,09月 23日

2014年9月23日 人民艺术网

探索抽象水墨之张朝晖:水墨依自于我们内心

采访/撰文:关珊

 

“对于水墨艺术家而言,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激活古老的审美传统并将之释放到当今的情感生活和现实命题之中,而不是蜷缩在程式化的笔墨趣味里,丧失回应年代的能力。”策展人朱朱曾说。一个积极的例子是探索抽象水墨的艺术家张朝晖。

 

从评论家到艺术家,从初期的山水相对具象到格纹、汉字的抽象,纯粹的水墨抽象结构,张朝晖执着地用水墨的传统媒介表达当代文化语境,反复的晕染的画面,不显繁杂却呈现出有秩序的理性。

 

近期,“千丝万缕:张朝晖水墨个展”在红门画廊展出,本次展览展出了艺术家的20余幅作品。在展览前,我们有幸在他位于798艺术区的个人展厅及工作室参观并畅聊关于水墨的种种话题。

 

人民艺术网:张老师您好!我们都知道您原来一直从事艺术批评,现在又兼具了艺术家的身份,能和我们谈谈您的经历吗?

 

张朝晖:我从小和一些老先生学习画画,那时候学的就是水墨,很有意思。后来想成为艺术家,准备考美院附中,才发现学的这些对考试都没用,因为考的是素描、水粉。落榜后亲戚建议我不妨先做个文化人,之后再做艺术家,于是我以一个很高的分数被南开大学博物馆专业录取,毕业后很幸运的去了故宫、中国美术馆,做的还是和美术有关的艺术品收藏与保管的工作。学的是博物馆里的美术史,看的都是实物。接触了作品本身,比看书本更深。现在回想起来,学这个专业对自己帮助很大,特别是在专业认知上。在这之后去了中国艺术研究院跟水中天读研究生,学这个专业不能回避面对当代,但那时候老师们对当时流行的当代艺术失语,这却是我亲历的,也是想了解的,我决定研究生毕业去美国读书。到了美国经过几年学习,相对认识了国际上的当代艺术。国外有相关的背景,能接触到原作,理解了什么是当代艺术的经典,也在研究亚洲的当代艺术如何被接纳。总的来说一路都比较顺利都在深化对艺术本事的认知,现在做艺术家是我一直想尝试的。

 

人民艺术网:您的作品都比较抽象,水墨单纯是您作品的材料还是作为中国的文化符号?

 

张朝晖:我认为这和是不是中国符号没有关系。艺术首先是个人的,首先要找到个性。要摆脱很多迂腐的学院教育先入为主的拘束,说这是中国的,这是西方的,其实这是误入歧途。中国的东西是在血液当中的,不言自明,而优秀而杰出的文化艺术都是人类共同的遗产,我要有能力吸收和消化,成为自己艺术的有机组成部分。

 

人民艺术网:您是如何运用水墨这个媒介的?

 

张朝晖:开始的时候为了找到文化根性的东西,做了很多尝试,寻找突破点,后来发现用线,单纯的中锋用笔是一个出发点。一根线有更多可能性,留白,不要形象,灰度的渐变,渗透出光的感觉。湿的渐变的感觉呈现出奇妙的自然,流露出的光的感觉,有结构、有空间。大量的用水掩没了笔触,水自然地流,反复的晕染表达了水的质感,焕发出材料自身的表达力,体现材料的自觉,是当代艺术非常关键的意识,简单地说就是将水与墨分解,笔与墨分开, 然后重新组合编码。

 

人民艺术网:看到您的很多品种中有“光”的感觉,那么“光”在您的作品中是什么角色?

 

张朝晖:大概在2年作品中开始出现“光”,和西方光效主义有关系,有了光的感觉,水墨的质感更强。

 

人民艺术网:您的格纹系列的作品有蒙德里安的影子,如何想到把西方抽象元素融合到您的水墨作品中?

 

张朝晖:抽象概念是从西方传过来的,中国无论美术史还是哲学史都没有提炼出纯粹的抽象,抽象是建立在绝对的理性思维的基础之上。我从小就喜欢抽象的东西,喜欢立体几何,喜欢古典音乐,后来出国留学看到极简主义的作品,光效应艺术, 机械艺术,电子艺术和高科技艺术,都是从纯粹的抽象思维出发,让我非常震撼——一种语言演绎出了非常丰富的精神内容。抽象艺术虽然已不是主流,但是它是百年现代艺术的积淀下来的底色。中国的艺术很多政治波普,艳俗艺术,很商业化市场化,缺少纯粹抽象的东西。中国古人在绘画技法上做了很多归纳,但是没有走向独立。中国水墨的抽象还是一个处女地。80年代以来很多人搞过抽象,但是属于有些意象化的抽象画,但是不是材料的自觉和对当代艺术的理性认识。西方人对没有水墨文化底蕴,但是对材料很敏感,也能画出有笔墨的东西,很有意思,他们能看出绘画性的探索与艺术家的精神追求是什么。东西方两种文化在一个人身上可以结合起来,看你如何结合了,它不是一个生硬的东西撮合,而应该是水乳交融的效果,好比咖啡可以和月饼就是美好的搭配,而咖啡就油条就肯定不会爽口。

 

人民艺术网:您之前有非常丰富的艺术理论经验,这可能是很多艺术家不及的,这对您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张朝晖:以前的理论素养让我看察觉到一条新路的可能性,我想把一点微弱的光芒铺成一条光明大道,让大家看到这是有前途的,有方向的。看了很多艺术家、研究了很多艺术家,看着他们的成功,失败,能给自己规避一些误区吧!找一些大家没有涉及的领域,这比较功利实际,但是我想也是正常的,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人民艺术网:您现在绘画的媒介只有水墨,有没有想过尝试新材料?

 

张朝晖:我觉得对于艺术家而言,材料没有新旧,都是艺术家的意识在支配和使用材料全在于艺术家赋予作品的思想,所有的材料都是并行一样的,并不是有了什么就没有什么,最重要的是意识。水墨是我从小接触的,我想知道自己用这种方式能走多深,多远。

 

人民艺术网:这几年水墨市场很火,您作为一名批评家和水墨艺术家,想听听您的观点。

 

张朝晖:这几年水墨很热,市场也在炒作,鱼龙混杂,我觉得水墨和当代衔接是一个很大的事情,值得好多人投入很多精力去研究,才有可能看见逐步体现出成果。过去100多年,几代艺术家做了很多努力,到我们这代人,同样西方把水墨拓展开需要传薪集火,让她不断获得新生。水墨不应仅仅是一个应时的,流行的,或者是市场呼唤出来的,它依自于我们内心的本质,依自于我们对于自己文化的意识,见诸于我们对中华文化发展的期许。

 

参观画廊
每日上午九点至下午五点
 
Levels 1 & 4,
Dongbianmen Watchtower,
Dongcheng, Beijing
 
北京市崇文门东大街,
东便门角楼一层&四层
邮寄地址
北京国际邮局9039信箱,
邮编 100600
电话联系 / 邮件联系
(+86 10) 6525 1005
[email protected]
关注我们
     
 

  Wechat QR
邮件订阅